巧克力聖代

2019年4月16日,台灣麥當勞公布4月17日起即將停售巧克力聖代。

我在2019年4月17日的凌晨00:17分看到這則消息,想起四個小時前才和丈夫到麥當勞買了一杯oreo冰炫風。

「哇,我們錯過了。」丈夫說。

其實大多時候我們並不會點上一杯巧克力聖代,

幾乎也都沒有特別的誘因想要選擇他,甚至忽略這個品項。

然而在交往初期,偶爾,偶爾的我們會共享一杯巧克力聖代,

再往前推算十年,甚至我最喜歡的是草莓聖代,百分百的加工食品代表,視覺鮮豔的紅色草莓醬,
有些人認為他有化學藥味,但仔細想想,這應該算是聖代中我最喜歡的之一吧。

然而我其實不知道他從何時開始停售。

近十年前,有部電影叫「消失打看」。

我喜歡導演陳宏一,儘管他的作品評價兩極 (例如我丈夫與我之間的抗衡) ,

這部電影,從蜜蜂消失的引言開始,到引出「沒有人看得見永恆,只看得見消失」的主軸,

青春、愛情、徬惶,再加入導演個人與那個時代的成長歷史。

說實話,記憶力薄弱如我,就算喜歡,也早已拼湊不了劇情。

對,在消失的主題之前,我甚至忘記了。

有時候的我會想,究竟現在的我,跟以前的我,到底哪裡不一樣了。

我曾以為我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喜好和期待,但有時候一想,那樣的我如今似乎已不復存在。

不單指的是我自己,成長與環境,讓我從什麼樣子的人,變成什麼樣的人了呢?

而我身邊,覺得重要的、難以割捨的、珍貴的,是不是也漸漸無聲息的離開。

甚至直到如今,我也許想不起曾經是我生活的重心的那些許多。

想到消失,最難過的是,在網路平台無名小站宣布關閉的那半年,

我總是認為時間還很多,一直延遲,未將幾年來上傳的文字與照片下載或轉存。

而在它真正關閉後的幾天後,才猛然想起這件事。

「哇,我錯過了。」內心上演著抱頭來回踱步的懊悔小劇場。

那些國高中如今看來一定是青澀且丟臉至極的曾經,還真的只能成為曾經,連存在的證據都找不到了。

---------------------------------------

過了這麼多年,讓我意外的一件事是,消失打看的Facebook粉專持續在營運,

理所當然不是電影宣傳。

而是在電影過後了這麼多年,每次發文,都持續紀錄這幾年來每一段我們曾經相伴,如今卻即將離開的消失。

我們都要繼續向前走的,

在蛻變與保留之間,消失也許是必然,最重要且最令人害怕的,應該是遺忘。

不要遺忘,希望我仍舊如年少時,珍惜生命的每一個片段,

再怎麼樣,都要深深的,重重的記下那些我喜歡與珍惜的每一個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