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17

躺在自己的小房間,好想回到十幾年前當文青,
在那個似乎還沒聽過文青這個詞的「那個時期」。

我想到一首歌、一段旋律,
吉他、女音、藍天。
從一扇窗看出去,雙腳在窗邊搖晃,
穿著制服在街上奔跑、歡笑、可能會流汗,
陽光、腳步、影子,還有書包。
一切都是藍色的、透明的,白色的衣服,啊,或許有一點刺眼。

偶爾聽到一首特別的歌而暗自竊喜,
幻想自己在草地、海邊或是沒有水的游泳池裡跳舞跟奔跑,
幻想長大。

喜歡一個人,或是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喜歡,
幻想接吻的瞬間跟對方的眼神,
如果可以擁抱就好了。

夜燈下的影子,夏日的熱風黏膩。
並肩走著,也許沉默,也許想起一段旋律輕哼,
若有似無,期待卻不敢觸碰的手指。

下雨的話,就窩著覺得哀傷,
一起住的房子雜亂卻溫暖,色彩斑爛。
想像大溪地,雖然大溪地並不屬於文青,
但一起想像,等天放晴。

如果可以去旅行,要記得買地圖,
探索、巷子、亂走、轉彎,在路邊買水果或冰,
偶爾有小店,但可能沒賣什麼,然後想像自己買到了神秘的紀念品。
過夜的房間大大的,只需要一張床,
鐵道、車站、手提行李箱。

期待回眸的眼神,
或晴或雨,白天或深夜,陽光或燈光,乾淨或凌亂。
光影存在於眼前,不用被拍攝,
沒有目標、沒有責任、沒有成長、沒有風格,
沒有什麼是一定的。

————————————————

幾年前,25歲前夕的我寫下這段文字,
幾年後,發現所謂的「那個時期」,
大概就只是我青春時代的想望而已吧。
但我甚至沒跟上那個時代。
現在的我,似乎已經變成是個對於假設真的住在漏水的公寓會感到煩躁的、有點無聊的,所謂的大人了呢。
以此,紀念曾經的15和17歲。

b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