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原來你也是斜槓青年。

在市集的攤位間,聽見這樣的對話,
唯一專業、專長,好像已經不足以應付現代生活,
跨界、科際整合變成顯學,
老師教的專心一志、心無旁鶩,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流行了,
「你斜了幾槓?」成為彼此互相問候的問句。

因為好奇、因為貪心、因為怕錯過甚麼, 所以總是把握任何機會,
所以常常走到了自己也料想不到的地方。

在牧場一年,維持一直以來的斜槓生活,
期望平衡著、也交流著各方,
偶爾會出現疲態,但堅定的支點總能撬動任何可能。

如果一輩子很短, 這輩子又剛好在斜槓社會裡,
有沒有一種可能, 專心一志眼前的事情,
不辜負每一種可能性,給予瞬息萬變的彈性,
然後,從容的說,
我認真的對待這輩子了。

S__368747.jpg

V&A - Honeymoon

「謝謝老公 還記得疼我」
是婚禮一年後的蜜月期間,寫下的話。

對於婚禮,有很多的期待,
對於蜜月,反倒覺得可有可無,
直到後來,才感受到蜜月的重要性。

婚禮的意義,
不僅僅於當日的綻放,還包含了整個籌備。
這籌備的旅程,
除了滿足自己的期待,還要在乎著很多人的在乎。

因為妳知道,
這些人會快樂妳所快樂,會悲傷妳所悲傷。
即便想要任性妄為,
內斂的寬厚理解,會在必要時候溫柔提醒。

我們一起在乎,一起感受著愛與被愛,
再讓時間回歸到我倆本身。

好好的收藏,
慢慢的回憶。

29510952_1861248537219569_401637425486942618_n.jpg

牙膏從前面還是後面擠?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不同的喜好及習慣,像是牙膏從前面擠還是從後面擠。」- 我小二的 班導

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老師拋出了這一個聽起來無聊透頂的問題,
「牙膏為什麼要從後面擠,前面不就有一個洞用來擠出來了嗎?」

how-toothpaste-works-510x245.png

↑ (牙膏從前面擠的示意圖,到底誰從後面擠?)

「當然是從後面擠啊!」「拜託!從前面擠就好了好嗎」「從後面從後面!」「前面!」

但在我眼前的畫面卻是超乎我想像,大家為了這件事吵成一團的畫面。

「好了好了,你們看對不對,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跟習慣……」

雖然老師平靜了同學們的吵鬧聲,但是無法平靜我內心湧起的,排山倒海的疑問:
「從後面擠?怎麼擠?後面摳開是可以擠的嗎?還是說是要先剪一個洞擠出來?」

回家研究了一下,後面並沒有可以摳開的地方,也看不出有甚麼道理要從後面擠出來,
「好吧!也許就跟老師說的一樣,『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想破頭也不會理解其中的道理。」

雖然這麼想,但是說實在,人這輩子也不會真的有甚麼跟別人一起刷牙的機會,
所以我也沒看過所謂從後面擠牙膏的人。

物換星移。

高一的那年,出現了!
雖然擠的不是牙膏,他擠的是水彩!

「現在為大家示範的,是叫做『濕中濕』的技法。」- 蘇文雄 繪畫老師

從後面擠出膏狀物的男人!一下課就馬上衝去找老師詢問這麼做的原因。

「因為水彩是一種有時間性的繪畫過程,尤其是「濕中濕」技法,如果每一個還要在那邊轉開實在很麻煩,
不如都在尾端剪一個小洞,真的不用的時候捲起來就可以了。」

S__56295443.jpg

↑ (從後面擠的示意圖,因為網路上找不到照片只好自己畫)

終於讓我遇見了!雖然牙膏好像沒有甚麼時間性的困擾,但也許真的有人覺得轉開牙膏的動作很麻煩吧。
(到底是有多懶啊。)

物換又星移。

結婚前夕,26歲的二月,突然意識到,真的有了一個會一起刷牙的人。

「欸欸欸,我先問一下,妳牙膏都是從前面擠還是從後面擠啊?」

「啊?當然是從後面擠啊。」

「? ??? ???????」

出現了!真正從後面擠牙膏的人出現了!

「怎麼擠!教我!!」

「嗯?不就是這樣嗎?」

squeezing-most-out-your-tube-toothpaste.jpg

↑ (……?)

原來,從後面擠的意思並不是從後面擠出來,而是從後面往前擠啊!

在這近20年的歲月裡,只有我一個被蒙在鼓裡嗎……?

嗯?那我到底是從前面擠還是從後面擠呢?

以前,對貓好像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

後來,愛上了一個說自己個性像貓,也喜歡貓的人。

好像就也對貓有了興趣 !?

變得自己打字也很愛說喵喵喵的 ..

原來這就是愛屋及烏阿 ~

第一隻貓,噗噗,就這樣突然來到了我們家,

兩個月大,整個像新手家長似的,手忙腳亂、乒乒砰砰的。

最後中了特獎,長的可愛外,好像沒有甚麼優點 ..

殘念阿 ...

衝動下,妹妹出現了。

優雅的一舉一動,瞬間融化了我的心。

我絕對沒有偏心喔 !!!! (心虛

好像就上癮了。

想要再添一隻深色的兒子。

然後,選了一隻純白的,哎呀呀XD

勾勾,下個月見 : )

良善的溝通和學習

來到後院也已經1年多了,感受最深的是在花房

花店在職場工作環境中,階級是很分明的(是花店的常態)

當你還是助理的時候能遇到肯教的前輩,是幸運的

待了四間不同性質的花店,幸運的!我遇到了三位資深的好前輩

以親身經歷分享花店生態、花藝技巧等


在後院的花房,組織很單純,兩個人

兩個人也是因為喜歡花而莫名地成為網友,最後意外的變為同事

兩個人常有各自的平行時空,有時會是平行但最後卻是有了交集

兩個人也會有各自不擅長的部分,但也都不太會藏私,將自己會的教對方

兩個人沒有階級制,有做錯或是意外發生了,不會斥責 (也不像我們的方式)

兩個人想辦法解決當下的問題後,也會以良善的溝通來討論和檢討

( 畫面是 : 在插花時聊完後,又開始笑起來 ! 真的是兩個非常奇怪的怪咖組合 )



天公疼憨人

在後院遇到這麼有趣又單純的夥伴們

即使有的夥伴離職也不解散,也變成真正交心的朋友

- 照片圖一圖二上是網友帶著姊姊(顏姊)的初次見面

地點 : 台北內湖花市 

after 17

躺在自己的小房間,好想回到十幾年前當文青,
在那個似乎還沒聽過文青這個詞的「那個時期」。

我想到一首歌、一段旋律,
吉他、女音、藍天。
從一扇窗看出去,雙腳在窗邊搖晃,
穿著制服在街上奔跑、歡笑、可能會流汗,
陽光、腳步、影子,還有書包。
一切都是藍色的、透明的,白色的衣服,啊,或許有一點刺眼。

偶爾聽到一首特別的歌而暗自竊喜,
幻想自己在草地、海邊或是沒有水的游泳池裡跳舞跟奔跑,
幻想長大。

喜歡一個人,或是好多人,莫名其妙的喜歡,
幻想接吻的瞬間跟對方的眼神,
如果可以擁抱就好了。

夜燈下的影子,夏日的熱風黏膩。
並肩走著,也許沉默,也許想起一段旋律輕哼,
若有似無,期待卻不敢觸碰的手指。

下雨的話,就窩著覺得哀傷,
一起住的房子雜亂卻溫暖,色彩斑爛。
想像大溪地,雖然大溪地並不屬於文青,
但一起想像,等天放晴。

如果可以去旅行,要記得買地圖,
探索、巷子、亂走、轉彎,在路邊買水果或冰,
偶爾有小店,但可能沒賣什麼,然後想像自己買到了神秘的紀念品。
過夜的房間大大的,只需要一張床,
鐵道、車站、手提行李箱。

期待回眸的眼神,
或晴或雨,白天或深夜,陽光或燈光,乾淨或凌亂。
光影存在於眼前,不用被拍攝,
沒有目標、沒有責任、沒有成長、沒有風格,
沒有什麼是一定的。

————————————————

幾年前,25歲前夕的我寫下這段文字,
幾年後,發現所謂的「那個時期」,
大概就只是我青春時代的想望而已吧。
但我甚至沒跟上那個時代。
現在的我,似乎已經變成是個對於假設真的住在漏水的公寓會感到煩躁的、有點無聊的,所謂的大人了呢。
以此,紀念曾經的15和17歲。

b7.jpg



交織之後

開車回家的路上,不知為何歌單不斷播到同一首音樂 Comptine d’un autre ete’ ,快的、慢的,各種版本都有。

回想起大三上,重新接觸鋼琴不久的我,便是下定了決心要好好練習這首樂曲。還記得決定將家裡鋼琴賣了,再加上自己實習獲得的小筆存款,無論如何都希望換一台相形之下較為輕巧,練習也更方便的電鋼琴。

我告訴自己,大學了,培養興趣必須換一個心態,沒有要成為音樂家呀,只是想體會玩音樂的樂趣。不給自己太大壓力,但希望自己能再重拾這個被遺忘許久的技能。 從小,我就有看五線譜的障礙,練習古典樂的時候,老師會教我教到不耐煩,低音譜我總要看很久很久,應該說算很久很久,才算的出那是什麼音,久了也漸漸覺得自己不是那塊料。 小時候,喜歡看老師彈琴,總覺得同樣的音,老師談起來音色特別美。

長大後,我喜歡聽歌曲裡的背景音樂,鋼琴、吉他、爵士鼓或貝斯,可以重複聽好多好多遍,每一次再聽到更多前一次沒聽到的部分,然後讚嘆,音樂的組成真的美好且偉大。

我沒有學過樂理,可能是在我大概能開始理解樂理的時候,就中斷鋼琴學習。 我不知道聽著好聽音樂的那種悸動是什麼,但每一次都深刻充滿我的心,似乎不繼續體會,甚至再投入學習,都會覺得可惜。慢慢的開始學樂理,慢慢的摸索尋找,找尋和弦的組合與它的名字,找尋和弦之間美好的連結變化。事實上小時候除了學學不起來的古典樂,同時也學習了簡譜與基礎爵士。老師會在簡譜底下,ㄧ筆一劃細心寫下分解和弦。一邊寫手偶爾簡單的彈一下,那是雙美麗的手,加上工整的筆跡所紀錄進心裡的美好回憶。 長大後摸索樂理的自己,10年後有樣學樣了起來,也體會到了老師編寫伴奏的方式。原來如此,小時候根本不懂。 小時候不懂很多,放著等長大體會。 嗯回想了那麼多,重點現在想彈的這首,是沒有簡譜的樂曲。想著若是看五線譜肯定又會挫折到放棄。我寧願掙扎也不打算放棄。 決定了,把五線譜一筆一劃的,寫成自己看的比較有效率的簡譜吧。為了培養興趣,選擇一條更有機會養成的路應該不為過吧,畢竟最後能彈的出來才是我最想達成的心願。

寫呀寫,寫成自己看懂的語言。 迫不及待的練習,聽著原曲彈著練習。 原曲的感情豐富,而我的僵硬到不行,沒被訓練過輕重,心境也沒被描繪過。我還是小時候彈鋼琴的自己,我還必須更盡心體會,才能更加前進。 閉上眼睛,它在強與弱之間述說,講述一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故事,但它美麗的牽動著我,而我也表達了它。 或許,不斷的聽到,是為要讓我回想起什麼。 沒有不斷不斷的練習,終究會遺忘生疏,但那段為了能夠順利彈奏它所投入的過程,現今回想起仍是銘心。我不擔心它被遺忘,因我留下了屬於自己學會它的方式。同時刻下了熱忱。 聽著音樂的我,油門踩著似乎開進了時光隧道。多麼希望在任何時候,對於自己所喜愛,所希望投注心力的事,都能保有那種熱忱及傻勁。儘管尚不知為何,也還看不見前路。但明白小時候很多事不懂,看著也學習著;長大之後,將之注入靈魂。 現在的我,也是社會裡(以及咖啡廳)的小孩子吧。多有學習及接觸,有開心、享受,也混雜著不安、挫折、難受或生氣;嚮望著彈出美麗音色的雙手,同時必須得自己體會著向前行。可能類似於有安全感包袱之下的成長,儘管責罵或不耐到來,也明白終是投以期待及溫暖的眼光。 期望自己成長的同時,更希望自己在後院,也能不知不覺,在許多個努力或拼湊的過程裡面,為未來譜下珍貴且獨特的樂章。

身後小可愛

華麗背後支撐的是一群小可愛,

從跟在新人身邊轉變到現在,是跟在一群小可愛身邊,

看到與體會到的確實大大的不同,

但依然有趣、溫馨、感動 !!

牧場與婚禮的工作,雖不輕鬆,但大家做起來卻還是可以邊做邊笑,

我常常在觀察著這個有趣的現象邊傻笑XD

在這樣的團隊中,每一個人都變得格外重要,

我們認真看待這群小可愛,也看重彼此之間的關係,

並期待著未來能夠與小可愛們一起創造更多後院傳奇!

桃園,至機場及台北途經,而不曾到訪之地。

近三小時的周旋,在夜裡穿行從未到過的桃園街道,周遭六座停車場都額滿,將車子擺放在大家默契上合理的位置,步履至將迎來桃園體育館的正門,些許燈光,但卻感受不到任何大型活動該有的氣氛,前些分鐘,才對友人W說:「總不會跟台中一樣,分台中棒球場跟台中洲際棒球場吧。」,語畢一查,馬上轉頭向停車處狂奔。

「近月台中市政府與桃園市政府,締結花博卡與市民卡通用之約。」

從google map觀察地形,桃園屬台地,不易保留水源,當地農民為了耕種,挖了許多池塘,稱之為埤,而近十餘年大舉開發,將許多大埤填上,成為了比台中七期壯觀更加的都市重劃區,2009年桃園國際棒球場坐落於此,而球場的腹地更是巨大無比。

「桃園,至機場及台北途經,而不曾到訪之地。」

在距離近半公里的停車場歇下,Rocket Queen轟蕩而來,與接著伴隨的You Could be Mine與Attitude,便成為這半公里,不,這十餘年帶我們引沸熱血的起頭,直到坐定位的時候,即是Civil War了,這是當年和我不愉快的Y最喜歡的一首歌,我幾乎可以篤定他也成為這座音場的一處躁動。

Slash及Axl Rose帶領的New guns各自都來過台灣,可是心中永遠嚮往的是那把老槍,而Slash在以Chuck Berry的Johnny be good前奏,開始了超乎全場想像的即興,打破了三十年餘來慣用樂句,以一個世界標竿的狀態再次昇華,如果說所有歌曲如償了我的心願,這段Jam可說是再次證明Hard Rock的極致並沒有「被完成」,而是境界被堆疊的更高了。

「我對80's搖滾的眷戀,沒有遺憾了。」

接著樂句緩入Theme from Godfather,再串至全場高潮的Sweet Child O’ Mine,途經致敬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的演奏,可惜應了時節卻不夠濕潤的November Rain,而後Slash雙頭吉他的前奏,我們知道是Knockin’ on Heaven’s Door,當年最喜歡Cover的一首歌,差點沒去買那把厚重的雙頭吉他,但是Cry Baby如今已經損壞無用,Bob Dylan的版本是永恆,只是GNR的版本也必須是經典。


作為象徵性的尾聲Nightrain,此時才覺得Axl開嗓了,全團下台,再上台,自然知道,只有那真正的尾聲,才會送我們回家,Patience將氣氛再次緩下、Don’t Cry,Paradise City Take me home。

S__16908290.jpg

都市小孩

都市小孩的童年是遊戲場,是球池;
都市小孩的假期是百貨公司,是遊樂園。
遠足囉!快來看長頸鹿及大象~
暑假啦!今天輪到誰到誰家玩?

都市小孩在大人們預備的舒適空間生活,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好,
挑戰大自然看起來是很有趣的事情,在大螢幕上呈現精彩又刺激!

 

都市小孩厭惡蟲畜、花草無感。
卻在這裡被眼前風景所吸引。

他有一顆好奇的心、樂於吸收知識的眼睛,
一天天在這裡吸收養分,期盼長出漂亮的枝椏來。